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三十六计日常(六)

第五计趁火打劫

上一话说的,蹇宾由于一些原因,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对于此,蹇宾表示压到一次,还有第二次,千千万万次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哼哼,往后余生总会压倒的。
蹇宾摸了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不远万里来到山下,在这里树木的天堂,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洒落在草地上。而草地上盛开着种类繁多数不清的小花,不时发出惑人的芳香。迷人的景色令人心醉啊,这就是小葱的,哦,不是葱霸的的地盘了。葱霸有一个很厉害的后台,那就是他男人,一只熊妖。这两人第一次相见,就对眼了,之后葱霸了就一座靠山……
“章哥,章爷,小小葱,葱花弟,阿葱,本王来看望你,就不迎接一下吗,这是你们山头迎接之道吗,哎呦”
从蹇宾背后幻化出一颗树岁月,飒飒间,夏风拂面,,深绿色的叶子晃了晃身姿,变成一个人身长衫,不满叉着腰
“好你个煎饼果子,你算什么客,都说了不许叫我小葱”
“所以呢,明明以前还像只小葱一样,小小的,甜甜叫哥……”
“滚,你来这里干嘛,你家男人可是把我这里方圆五里的树给火化,你好意思嘛”
“哎,小葱葱我们要以和为贵,再说我山头储备粮还被你男人烧了六斤”
孟章白了一眼,
“那你来干嘛,讨债,我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就一条”
蹇宾“友好的一笑”拍了拍孟章的肩
“哎,小孟章,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你知道的最近我过得有点小惨哈,所以就想向你借一点(假)酒”
孟章好奇到“就怎么简单啊,可你为什么要啊,”
“那当然是为了我的反攻大计,你不觉得小齐很可爱,很好看,一点也不适合在上面嘛而且我还比他高哎”
孟章白眼“恐怕也就只有你才会认为小齐可爱了,你是不知道人在外面多么厉害,反攻有什么意思,躺平不挺好的”
“可是小章总是躺下面,你不想感受一下上面的风景吗,是男人就不应该放弃挣扎”
“哎,是吗”
……
从孟章哪里拐了了一堆(假)酒,好的,然后万事俱备只欠小齐。不成功就成仁。为什么小齐还不来,赶再慢点吗,这酒不错。
齐之侃从小妖哪里得知,阿蹇约他去赏月,小齐你高高兴兴走了去,收获一只半醉的小猫。抬头就可以看见蹇宾半倚在树上,摇晃着双腿,往常那双清澈的眼睛此时也迷离飘渺,发冠中间白色耳朵若隐若现,似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惑人不己。
“小齐你来了,来来来我们喝酒,今天本王高兴,高兴”
小齐无奈看着树上的人,一跃而上,搂住快要掉下的小家伙,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闭眼香醇的液体滑过舌尖,润润地过喉,入嗓,暖暖浮动在腹间,游离在鼻吸里。实在是好酒。
“不知阿蹇这是做何”怀中的人不安分扭动着,手也不知何时伸入自己里衣不断摩挲,还有逐步往下走的趋势。
“哎小齐,你不是一杯倒吗,为什么……”
“笨阿蹇,那是我弟易恩来着,不是我哦,阿蹇上一次不是让你反攻了吗”
“那不算,你耍赖……”
“阿蹇,我们还没在树上玩过呢,不如一试”
一个深吻下来,蹇宾已经呼吸不稳,衣服内手不断游走。齐之侃不耐解掉衣服。
树上粗糙表面磨的身疼,敏感点被全部找到,再探寻再深入……
蹇宾最后又昏了过去,不知道是因为陌生场景还是喝了酒,小齐今晚各外兴奋,蹇宾被他从树上做到树下,最后反正是边走边回去。
第二天,早上小齐就出门了,听说仲堃仪与小齐打架了,因为蹇宾把他萌萌的孟章给带坏了,居然想要反攻。
谁胜谁负不得而知,反正山上山下两妖是又躺了好几天来着。
孟章表示还是躺平就好啊。为什么要反攻
蹇宾在想下一次老子一定能成功的

题外话:改一改名字,因为发现反攻什么太难写,三十六种啊,以后可能会写以后日常什么的,希望不会奇怪
原谅我,(இдஇ; (இдஇ; )

套狐记(十六)


房间内,易柏辰看着已经恢复人形的小狐狸流下两行宽泪:哥,我恨你,你这药质量可真好,我还没摸够哎。算了,下次让马马给我变狐狸玩,贫道一定要摸个够。
床上 小狐狸,雪白的脖颈歪向一旁,演戏用的头发柔软又利索地歪在一旁在,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寻常人披散头发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这样反而清雅以极,全无半分散漫,仿佛就是如古诗走出来的人而以了。
眉头紧锁,长长的睫毛轻微颤抖着,薄而小巧的双唇微启,面色苍白到近乎透明,眼眶周围泛青,尽管如此,却依然可以看出是一位美人,美人无数,独悦一人尔尔。
某大佬慢慢'地,慢慢地,俯身,轻轻吻上了苍白的唇,仿佛对待来之不易的糖果一般
,甜甜的,比糖果还甜哎,果然∵还是自家小狐狸最好吃了,得趁早拐到手才行。
马.笨.振.狐狸.桓努力睁开双眼:易柏辰正从水饮水机旁边走过来,身着银盔,清澈明亮的双眼,甜甜的酒窝随著笑容升起,当真像一位少年将军呢。
“popo,谢谢你照顾我哦,”
“哎,马马,你醒了,不再睡一下吗”
易柏辰心翼翼地把他扶起来,马振桓勉强支起身子,从床上坐起,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终究因为力气不支歪歪斜斜重新倒下,辛好易恩就在旁边,
像极了蹇宾与小齐俩人第一次相见,不过那时两位应该没怎么狼狈,厚重的戏服使得小孩脸色十分苍白, 本来低沉的声音越发沙哑。马振桓担忧的摸上小孩额头。
“易恩你还好嘛,你穿战甲不热吗?我没影响拍摄吗,那个戏场没事吧,”
“没事,没事,马马不用担心的,战甲,什么战甲”
易柏辰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太担心小狐狸了,到现在戏服还在身上来着,难怪怎么热哦,怎么全身无力,好晕哦。
马振桓就看见面前迷迷糊糊的小孩,嘀嘀咕咕的突然噗通一下倒在了床上,好吧,是很有事的样子,马振桓无奈的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易柏辰迷糊糊时,感觉他的手心凉凉的,全身凉凉的,人也轻飘飘的。在再有意识时看见马振桓一边嘟嘟嚷嚷说着什么,手上刚好贴心的在伸进去又戳又摸,易柏辰顿时下腹一紧,伸手抓住马振桓:再不抓会出事的。
“哎,你终于醒了 ,刚才已经给伟晋打电话了,他待会就来不,我给你说哦……”
易柏辰看着马振桓一脸小得意的说着,中午的阳光毫无障碍的通过窗户走了进来,马振桓半身子被暖暖的阳光笼着,手上小动作无不在张扬着高兴,软软的语,仿佛闯进的阳光般温暖融化人的心,好像一直这样一直……
突然不愉快声音从门外了响,伟晋无语的看着两位脸色苍白的像鬼的两位。紧跟在后面就是一群“吃瓜看戏”的
“易柏辰,Evan,你们两位大爷可真厉害,连生病都是两个倒,还有做什么”
“说来你可能不信,这是个意外,就怪天气,谁叫天气不下雨”
“算了,你们还是先去医院绕一圈吧,毕竟你们现在这样,我是真怕回去被宏正杀了”
“那戏怎么办”
……
最后的最后,片场内,天玑国两位主力成功团灭,一脸乖巧缩在角落单方面洒狗粮。其余国家更是粉红泡泡不断。
伟晋表示什么时候可以杀青,他怕会忍不住砍人。

套狐记(十五)


烈日当空,繁忙的拍戏,混乱的时间,这成功的让马振桓倒了下去。
在今日马振桓本来是准备拍蹇宾朝堂上为齐将军送行一部分来着,然后当最后一件戏服穿上时,马振桓只觉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本来就发晕的头越发意识不清,所见到的任何物品都在转一般,最后看见就是易柏辰走过来的场景,然后就没了
易柏辰知是知道马振桓今天有点不舒服的,然而还没有等到自己去雪中送碳
就被助理小姐姐拉去补妆穿戏服去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大家都在为下一场戏做准备时,马振桓“悄无声息”就晕了过去。
易柏辰本来一直是偷偷在那看自家小狐狸懵圈的化妆,头一点一点的,不断撩动着他心弦来着。
谁知道,马振桓却突然就倒下了 ,原来刚才一点一点是因为不舒服哦,什么,等一下晕过去了!一着急,易柏辰也不管什么身上戏服不戏服,抱起马振桓就走。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天玑国的俩位已经不知去向,也太快了吧。
易柏辰其实也没走多远,只是施了个小符咒回宾馆,易柏辰再看怀里的人,好吧,果然已经显原型了,笨狐狸,虽然现在是法制社会,但是妖这种东西一向稀奇,不是谁都像是一个好人的。
易.好.人.恩的毒爪子伸向在怀中的小狐狸:肉感十足的耳朵耸拉着,红色的眼眸不解的一个盯着,九条毛茸茸的尾巴也低落地垂着,一点也没有狐狸的狡滑,反而还十分惹人喜欢。
易.好.人.恩成功抚摸向小狐狸月白毛茸茸的身躯:好软哦,好舒服哦终于又摸到了。
“易恩,我听说Evan晕倒了,没事吧”
伟.真.好.人.晋打开房门就看见以下场面:
杂乱的房间,混乱不堪的床,床边上,某大佬一脸幸(猥)福(琐)的抱着狐狸虎摸就差下嘴了。对于他的到来没有祝福反正是各种刀眼刷刷的来。好吧,看样子是没事。
“你继续,呐,这是比比说给Evan的药,不过反正你也有,摸够了就早点给Evan吃了吧,。。”
“好,,嗯,,嗯。。好,没事,伟晋哥你先去拍戏吧,不用担心”
OK,哥都出来,是多想赶他走。全程没给他哥一个眼神啊。孩子大了,会拐人了。,心真是拔凉拔凉的。
伟晋来到这个剧组后,才发现他在这个剧组特别多余,自己从来没有怎么亮过,突然有点明白当年Evan独自一狐吃狗粮的心情了了,来到剧照,自家兄弟都忙着追媳妇忽略他,如果这样就很好,很OK啊,who care,他又不稀罕。但是为什么劳资在剧里剧外都要被迫吃狗粮啊。难怪一个个都会被灭国,谁叫是又要美人又要江山。
“伟晋,明天我们一起直播吧,Evan说要给粉丝一个福利,他怕太解了”
一听这阴阳怪气的声音就知道是那位大爷了,拜托谁稀罕跟你们一起直播啊,有本事在你这里不满,有本事去跟你媳妇说去啊,弱小可怜无助孤单冷……
“伟晋,我们下午一起去吃饭吧,顺便喊上彭彭一起吧”
谁稀罕啊,还彭彭,用得了怎么情迷吗?有本事就自己去呗,凭什么要拉他去,好像他想喜欢当电灯泡似的。要不是有吃的,鬼才去哎。
“哥,我可以跟你换一下房间吗,今晚我跟小哭包的词有点多,所以。。。。”
我简直信了你的邪,你要不解释怎么多,我还信一点,你台词不永远是六行多吗,剧组你台词最多,又不只是在你家王面前,这个理由是用不腻还是怎么的。
欺负谁没人似的。一个二个有了爱情忘了友情的混蛋

三十六计日常(五)
第四计以逸待劳

我有句mmp想说,真是又挂了,实在不是很懂敏感词是什么,

套狐记(十四)


马振桓的到来,成功使某位大爷从一代狼王变二哈,严格来说只是在马振桓面前而已。
这让剧组的人成功的知道双标这个成语是怎么一个由来

好的,举几个例子,就说一下拍戏,我们的,不是,是易恩的马振桓从小住在国外,中文汉字认识不全,情有可原 然后易恩居然给剧本注拼音,好几本哎,咋其它人就没这待遇。
至于马振桓,嗯,毕竟你很难想象一个把泡温泉都要披一浴巾的人,就是怎么保守怎么来的外国狐,居然可以某位面前不穿衣服走。走。。。还有比这更双标的吗,
当然有的,
请问一个妖都把他本名字告诉一个道士,是个什么情况,而就在那之前,其实spexial团内的人根本不知道某位本名是什么。。。
如果你想找到天玑国的上将军与天玑王,那么请往角落看,你会看到在人群中不停咬耳朵,讲小话的两位,那么恭喜你,那就是双标组两位大爷了。
如果你想找到天玑国的天玑王,那么就看看上将军在哪里,那么你就能找到天玑王了,如果你想找天玑国的上将军,请参考上一条。
易柏辰很满意齐之侃这个角色,可以跟马马组CP,还可以光明正大吃马马豆腐,而且可以跟马马靠近关系,可以,十分可以。贫道十分满意。
马振桓觉得这个剧组里的好看的人是真的多哎,而且想不到的是在这里主演大部分都是妖,十分合得来,更想不到的是志伟和梓淇一来就看上了他们自己的王。那简直就是疯狂追求哎。马振桓又一次觉得他现在是走那,那亮。
胡思乱想着的马振桓,渐渐不自觉就回到了房间,打开房门。
“马马,你回来了,今天是想吃外卖还是出去吃饭啊,”
暖色系的灯光下脸如雕刻般五官使之柔和了许多,本来还在全神贯注玩游戏的小孩应该是听见了开门声,抬起头,就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仿佛是知道到开房门的就是马振桓一样,孩子气的表情,似乎比那清晨的阳光还要来得瞩目一些。
马振桓一愣,莫名点了点头,“随便哎,你想出去吃吗,外面有好吃的没”
反正从易柏辰哪里看,只会觉得,圆圆的桃花眼,薄而小巧的唇,反而让马振桓十分可爱呢。
“那去外面吧,外面有一家烧鸡点,味道好像好可以,要去吗”
“哎,真的吗,走吧,走吧”
“马马,你可真是闻鸡起动啊,难怪是只小狐狸”
“去你的,我是九尾狐那,九尾狐”
吗好像也不至他是单身狗,易柏辰不也是单身狗来着嘛,其实这样这样也不错。

套狐记(十三)

马振桓看着一群人“诡异”盯着他,他表示有点怂,还没等怂完,易柏辰就“飞”了过来。
“马马,你来了,你要先去se你的造型哦,我把你行李箱拿房间去吧,这次我是你的将军哦”
“哎,那麻烦你了”
“不不不,一点也不麻烦,你先去吧,等一下我来找你哦”
伟晋看着迷迷糊糊的马振桓跟随经纪人就走了,走了,Evan,你怕是忘了一个人,至于旁边的某位道士,看着自家狐狸远去后,本来还笑得像二哈的人突然就一脸冷漠的提起行李箱走了:厉害了易柏辰,说走就走,请问一下你们还有谁记得我嘛,我不用se造型的吗
“哎,兄弟,看你可怜,还是我带你去找房间吧,我叫吕鋆峰,多多指教”伟晋发现旁边突然就多了一个人,穿着一件紫色戏袍,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面容艳丽无比,却又凛然生威,原来这个剧组好人还是挺多的。
伟晋最后是跟随着吕鋆峰找到房间的,然而当伟晋到门口时:我去,这是我房间吧,是吧。易柏辰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伟晋哥哥,我想跟你换一下房间可以吗,我之前一直是跟Evan哥哥睡的,我不习惯跟陌生人睡哎”
伟晋和吕鋆峰是石化的:
易柏辰,你节操呢,你在这里住了快一个月了,不习惯个鬼哦
我去,易柏辰你真是好棒棒哦,快一个月了,还陌生人,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感情呢
“我可以拒绝吗,从你把我丢下那一刻,我的心灵就受了极大伤害,所以……”
“哦,已经晚了,东西我都般过来了,我就通知你一声而已”
伟晋看着坐在床上瞬间变脸的人:比比,比比我想你了,老幺欺负人,我一人承认不来。
吕鋆峰拍了拍已经石化的人:
“换吧,大兄弟,还能抢房间不成,再说,你打得赢齐大将军吗”
马振桓稀里糊涂的就在那试妆,完全不知道因为他发生了一场战争,之后就被助理小姐姐带回来房间:
“哎,易恩,你怎么在这里啊,伟晋呢”
“哦,那个因为我们戏多一些,方便对戏嘛,而且在公司不就是住一起吗,马马你不喜欢吗 ,那我换回去就是”
易柏辰一边说,一边十分“麻利迅速”下床“收拾”东西。
“我没有说不喜欢,那就一起住吧,小齐以后多多指教哦”
“微臣,遵旨”


套狐记(十一)
才发现又被锁了,好吧有一些事就不要勉强了,就这样吧,可惜这篇我已经尽量修改了,希望没什么大错误,有就装没看见吧,所以看过的就装什么也不知道嘛~( ̄▽ ̄~)~
http://img03.sogoucdn.com/app/a/100520146/2b09472c2bc59dd21e52e3932e69b87f

套狐记(十二)


“你们才是流氓,为什么你们会纠结这个问题,你们会带坏小孩的”
“嗯,不是,什么都不是……”
回到车上,马振桓试图解释一下早上的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还有另外当事人之一,易柏辰你不慌的吗,这是神马诡异团体,马振桓决定他要收拾收拾跑路,随便你们玩去吧。
好吧,其实就是一群人玩太嗨,而忘了时间被经纪人“叫”回去的,由于这一次大家差不多会出去拍戏 。所以聚在一起时间会少一些。真是个悲惨的故事的说,
公司又来了一群新人,马振桓也要随同人去拍戏,马振桓觉得就还好,无所谓啊,直到与某人打电话时……
“hiahiahia,马振桓我觉得你的头可以炒菜哎”
“威,那你该看看梓淇的,我感觉这样还挺清爽的”
“是挺清爽的,因为剩下可以炒菜……”
……
马振桓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不太友好,而且公司的人是得多恨他啊,这个戏可真是霸道,有武功,有钱,妥妥主角啊,但是他最后还是给挂了。某狐狸表示他想静静。
拍完这场戏后,马狐狸还没有休息几天,想好怎么出去溜达,又成功的要去拍古装,而且又挂了招谁惹谁了(这不是你自己换的吗)
易柏辰表示不服,为什么要把马马与自己拆散开啊,他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抱着马马睡觉了,超想马马这只小狐狸。虽然内地很好玩可还是想要小狐狸。
熊梓淇比马振桓要先进剧组,进来那一天,就看见易柏辰两眼发光似快速奔了过来,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团友情,然鹅下一刻。
“Evan来了吗,在那呢,没来啊”
然后就十分低落的走了,是的,就走了,一个眼神不留。
熊梓淇表示他有句mmp一定要说,要不是看你是一个道士,比我厉害,我一定砍死你。
“没事,不要难过,来来来,其实我们剧照还是很温馨的,”
熊梓淇转过身看见矮自己一点的人在后面故作成熟的拍着他肩,令人目眩的笑容。清秀的眉目,杏花眼,一身戏服,就在那一刻。
妈妈,你儿子可能以后要犯法了,请原谅你儿子不孝。
“小盆友你是谁”
“滚,你才小盆友,老子是你的王哦,以后请多多指教”
“好的,王上,请多多指教”
so当马振桓来时,全剧照表示哦,救星来了,而且受到隆重欢迎,反正是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他,完全不用介绍的呢,而回到寝室后,他不知道的是还有更多惊喜等着他呢,

三十六计日常(四)


第三计借“刀”害“人”
金色的的阳光透过盛开的桃花树,洒下.一缕阳光透落在简单的木窗上,蝉鸣声在桃花树下竟相争吵。
屋内,床上躺着一只妖,阳光不经意射在了小妖的脸上。惺忪的黑发在阳光下泛出好看的光,不断在床上滚着,发上竖着一对白色的耳朵,弯弯的尾巴随意环在另一男子手上,任其床边的男子为其洗漱,蹇宾觉得很郁闷,这个世界对他不太友好,不然为何总反攻不了,难道以前仗势欺妖太多了,他表示不服,他不压下旁边的某个混蛋狼他就不姓蹇。
经过上几次,蹇宾明白靠兄弟是靠不住的,靠小弟是不科学的,所以蹇宾觉得这一次他要另求人 ,默默的拿起小条子 。趁着小齐不注意蹇宾成功溜了出去。
“孩砸,你看,我们家洛洛漂亮吧 ,我告诉你,追他的人现在可是从南山排到北山,你不抓紧的话……”
是的,你没有有看错,以上不是什么拐卖现场,那个搂着人小孩不放的人就是蹇宾无意,至于怀中小孩,不,严格来说他貌似是齐之侃的哥——姜尚
姜尚今天他本来准备出去巡山来着,然而刚出门就看见弟媳妇蹲在门口猥琐的望着他,一来就搂着他肩,热情的拿出照片给说给要他介绍婚姻,不过照片的人好好看哦,超喜欢哎
“弟……不,妹夫可以把洛洛介绍我认识吗,洛洛那里的,你要我做什么就行”
蹇宾一笑,yes ,计谋得逞“那是当然,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只是我想反压小齐,你有什么好办法嘛,”
蹇宾看姜尚一脸为难,装模作样的转过去,一叹
“哎,没关系的,你不帮忙就算了,反正追我家洛洛的人可不少呢”
“我帮,反正我早就看小齐这小子不顺眼了,来妹夫给你看看这个,这可是能让狼妖全身乏力的药哦,只要你滴2滴保证狼妖也得变小狼狗”
蹇宾看着小瓶子点点头,十分满意
“好的,那你去吧,我等你好消息哦”
“我去,这个……”
“难道你不想见到洛洛吗,只要你下2滴药而已,你的美人就如怀了,你不心动吗,不动心嘛”
“去,我也没说不去啊,那妹夫,照片可以给我了吗”
“当然,去吧,我等你好消息哦”
……
就这样一场愉快交易就达成了,蹇宾成功的把自家弟弟买了出去,不,不是,是嫁了出去。
蹇宾回到小木屋时,小齐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口等他,蹇宾觉得离成功更进一步了。
屋内,蹇宾看见小齐闭着眼,静静躺在床上:安静的烛光跳跃在四周,长睫低垂安静沉睡的模样,蹇宾凑上去轻轻吻着,手慢慢像向腰抚去。
“小齐今天本虎王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攻”
“是嘛,阿蹇怎么就不不长记性呢,这次阿蹇想躺几天呢”
齐之侃突然睁开眼,看着在自己身上的小妖。
“我去,小齐你什么时候醒的,不是全身无力吗”蹇宾惊吓的看着在身下的人
“是啊,是全身无力啊,不过对付我家阿蹇足够了”说完齐之侃反压向呆愣的蹇宾。
“小齐,我…错了…齐之…嗯”
“不行,阿蹇你总是不长记性,知错不改”
蹇宾浑身无力被动接受在小齐冲撞,看着丝毫不知疲倦的小齐,蹇宾简直欲哭无泪,没想到这次认错小齐也不管用。
小齐这次可能真的生气了:翻来覆去变换各种各样姿势艹蹇宾,不仅花样繁多,两人更是从从床上一路滚到床下,又从床下滚到桌子上上,再从桌子直接就着站着的姿势又接着干,蹇宾最后反正是被直接干晕过去。
至于蹇宾是什么时候恢复的,那就看小齐什么时候把他阿蹇哄好吧,
最后让我们感谢蹇宾舍己为人,为了自己弟弟幸福而贡献出自己性福,成功撮合了一对情侣,实在是令人痛哭流涕,感激不尽啊。

套狐记(十)

难得公司大发慈悲,多放了几天假,马振桓准备出去浪迹天涯,额,不,不是,是看看外面的世界,增长见识去。
可是当马振桓收拾好到机场时,看见一群熟人对马振桓发出友好的微笑时,马振桓是懵的。
“好巧哦,你们怎么在这”
伟晋赖在宏正身上,翻着白眼“巧个鬼哦,Evan你出去浪都不带我们,也太不够意思了一点”
Teddy一本正经点头“就是嘛,Evan你出去要是迷路怎么办”
王以纶突然来一句“其实你们应该感谢,Evan今天没走错机场”
“hiahiahia,以纶你就是天才啊”
……
马振桓表示突然好像退机票怎么破,而且对于全员到场马振桓是不解 的“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出去玩,而且还比我早。”
突然所有人齐刷刷望向一开始没讲话,默默吃零食的吃瓜观众,团员看见此人只想用刀捅死:
呵呵,某人可真是牛的一批 ,平时练舞迟到,什么迟到的,关于Evan这件事可是真是永不迟到,五点就敲人房门,见面就来一句。
“Evan出去玩了,我们出去浪好不好,地址我都定好了,房间也订好了,难得放假哎,不想去外面闯一闯嘛”
什么,你问团员中不去的,不好意思,他喵的,用符咒威胁妖可还行。大清早啊,妖也有妖权的好伐,你是道士你了不起哦。
马振桓一想好像也就告诉过易柏辰来着,还未开言,易柏辰率先走了过来低着头认错
“马马,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想出去跟你玩,我怕你不同意” 可以说那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马振桓一看就这样,自是不好说什么。 “没关系那,以后想跟我出来玩说一声就行了,以后不许这样骗我哦”
团员内心是崩溃的:Evan你这样迟早要被拐的,你造吗易柏辰这个你死双标,感情居然有两副面孔。
就这样,spexial愉快出门玩耍嗨皮去了,然而万万没想到才第一天易恩就整出事来:
酒店里,易柏辰“低落”领了钥匙,很有诚意道歉到“对不起,我少订了一间房间,可能有一个人要出去谁”
团员冷漠无情看着急得团团转转小孩
“哦,要不就你去别的宾馆,现在应该还可以”
“怎么可以这样,我才刚满18哎”
“真是的,不看清楚就瞎订,现在正好给个教训”
……
马振桓正准备回宾馆,看在情况,无奈说道
“要不,易恩,你跟我一个房间吧,反正寝室一是一起的,还有你真是的,房间还能少定一个”
“好哎,还是Evan,你最好了,团员都是坏蛋”
究竟谁才是坏蛋啊(¬㉨¬)
团员望着远去的背影石化 ,这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过Evan可能忘了,他定的是单人间这个事实。
酒店客房的典雅装饰,温暖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不过这依然改不了他是单人间的事实。
Evan蒙蔽看着布局,转了转头“易恩,你其实可以出去定个酒店吗”
易柏辰看着布局两眼发光:好哎 ,可以光明正大挨着马马睡觉呢。
“马马,你忍心嘛,我才18哎,外面好黑,我怕,公司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后面两个字带了一些颤音,成功让马振桓放弃挣扎。
天气太冷了,易柏辰洗完澡后出来就看见,白色的床上被九尾圈在其中的妖,仿佛陷进去一般,其中一条月白色尾巴正敷衍的擦着头,手上整全神贯注看着手机,不知道看见什么,脸上钻出甜甜的两个梨窝,实在可爱得紧。马振桓看见愣在门口的人歪了歪头“你洗好了,那就早点睡吧”

易柏辰回过神走了过去“马马,你的尾巴看起来毛茸茸的,好好玩哦,我可以摸吗”
马振桓放下手机看一脸好奇的小孩,一笑“好啊,摸吧”
易柏辰小心翼翼揉了揉那团月白色的尾巴,软软的,像绸缎似的。
嗯——马振桓尴尬从易柏辰手中抢过尾巴,背过身去“你,你乱摸什么,明天还要出去玩,睡吧”
易柏辰看着满脸通红的马马,一笑,熟练搂着马振桓的腰乖巧睡过去:
原来狐狸尾巴敏感点是真的,不妄我天天上百度,马马呻吟也好好听哦,还想听。又里拐媳妇更进一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