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洛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大碗喝醋,来世还是我的人

发个文,证明我还活着,

ooc   ooc   ooc   沙雕文,不喜欢请指点

有点混乱,十分抱歉

天玑

蹇宾表示,喝醋,不好意思他就没停过,虽然在天玑国师讨厌小齐,但是他的子民不讨厌啊,它国的人不讨厌阿:

所以小齐只要一上街,下到平民百姓上到小齐身边斥候,好感随时上升,小红花,小香囊,小情书……

这不叫过分什么才叫过分,我的人也是你们随便可以觊觎吗,呸,这醋真酸

晚上,两位日常卿卿我我,然后蹇宾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小齐,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

“好,知道了”

齐之侃发誓他今天什么也没做,为什么阿蹇今天不让他进寝宫,还让他睡外面,想砍桃树,想踩马头,想阿蹇……

蹇宾看着人走了,就怎么走了,小齐你变了,我是不是你喜欢的人(ノ=Д=)ノ┻━┻

今天天玑王扔桌子了吗,扔了,今天齐之侃砍桃树了吗,砍了,真是和谐的一天

天枢

孟章表示吃醋,不好意思,他不会,因为看他衣服就知道,他为什么不用这玩意,这是有原因的。

知道三大世家吗,知道苏严吗,从仲堃仪认识那天开始,孟章表示他衣服就更绿了,再然后知道公孙撩吗,,你看看俩人君子之交。还有齐之侃,一见面就拉拢人才,还有慕容离,相爱相杀……

所以为什么不用醋,因为这种东西没用,孟章表示一点也不在乎,还是绊倒三大世家来得快一些.

“来人,去给上大夫找一点事做”

仲堃仪表示很无辜,为什么他又被刺杀了,王上今天又是想起什么了,这刺杀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阿

恭喜上大夫达成今日被百分百刺杀隐藏任务

天璇

陵光表示不服,喝醋,不好意思,他就是那这个当酒喝,比喝醋,他就没输过

知道公孙撩吗,他的人,但是没用,那位一点直觉没有,,天天出去撩,就会守君臣之礼,一开始还说什么惟愿他做盛世之君,结果最后好不容易在一起吧,就是天璇的老人也要帮一把,邻国的遇见撩上一撩,君子风度够够的……

“王上,公孙副相到了”

公孙觉得以后来王上这里可以穿厚一点,王上装睡要适度,我又做错什么了

恭喜公孙达成王上九不理暗藏任务

天权

执明表示,喝醋是什么,他不知道,反正他的阿离对他可好了

阿离对他可好了,每天帮他批奏折,还陪他玩,还给他吹小星星听,就是阿离太优秀了,身边的人总是要找他,所以我要看着阿离,

“阿离,阿离”

慕容离扶额,挥手让方夜先离开此地 。看来今天又不用搞事了

“阿离,我刚刚好像看见黑影飞过,是有人找阿离吗”

“没有,王上不相信阿离吗”

“没,阿离给我箫可好”

嗯,天权依旧是岁月静好,什么也没发生,

慕容离达成日常吹小星星任务

星辰与花

摄影老师po×花店老板ma
如果两个人没有加入Spexial,不同身份相见会如何,反正也是突发奇想一个脑洞。
ooc  ooc   ooc 三流产物,

阳光刚好,趁着双休日,马振桓也有更多时间来修理他的宝贝花草,忘了说,马振桓因为从小外婆有一家花店,耳濡目染对花花喜欢也不是一星半点。
而外婆身体不好后,马振桓最后就成为这间花店老板。虽然店小,但是由于打理精心,价格亲民,也算是有好的收入,足够养活自己
Evan因为早上起床,懒得戴眼镜的原因让他忽略了过早开门的店里迎来了一位客人,等到客人不满开始玩门上风铃时,他才回过神来,然后有些不确信,揉了揉眼睛:
oh,my god。现在的人果然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一把好手。
不要怪马振桓这个反应 因为要知道上一周看见此人还是另一幅面孔:
为了陪同伟晋去见他的男友 ,马振桓被迫同意去了一趟外面的世界,
人家在花前卿卿我我,马振桓在花花面前花好月圆,聊胜于无
“小屁孩,你是谁,为什么要偷拍Evan”
“干,要你管,我是你爸爸,”
伟晋愤怒的叫唤,成功把马振桓与花花中约会给打破,一抬眼,这就是马振桓第一次看见易柏辰:宏正拉住一个人的衣领,被易柏辰来了一个金蝉脱壳,大概在当时可能对于他的影响就是:
嚯,这是哪里来的杀马特贵族
可能是易柏辰带来了马振桓很深的影响,可以让马振桓这个只记花不记人还能有影响,也可见易柏辰当时伤害值有多高
马振桓表示永远不会忘记那天:
易柏辰染了一头红发,反正一身黑,黑衣黑裤,惟有蓝色夹角拖灰色棉实在令人感动,现在长得好看的人花样就是多,非要如此糟蹋自己,脾气也太差了吧
根据当事人伟晋描述
“当时他注意这破小孩很久了,你走那他跟那,手里还拿个手机在那里拍阿拍的,现在孩子不好好学习,居然还想对人不轨,还好我聪明叫我家比比制服了他”
“干,我才没有,你小孩你全家小孩,大家都是国家的人民,我觉得你们根本没有义务翻一个人手机”
“不巧,我家比比还是少林寺的,你说该管不管啊”
反正就是到了最后某人使出金蝉脱壳,依旧没逃过宏正手心,小孩盘腿抱着手机与伟晋对账。死不认账的那种
微风拂过,马振桓这才注意到这人倒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高兴时应该是有星光淬进去的吧,不过现在却是黑沉沉的。很难让人不被吸引 。有这样一双眼睛应该不是坏人吧
再后来马振桓看着越来越多的吃瓜群众,觉得可能对人不好,自己又没事。所以就把人给放生了。
反正以后应该是看不到了,但是现在,大概,嗯,缘真的是妙不可言
谁能想到上一周见面还是杀马特贵族,现在变成了一个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如果不是眼睛还是那双眼睛的话
马振桓回过神来,慌乱的带上眼镜,尴尬走了过去解释道: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要的花,十分抱歉,本店才开门 ,实在想不到会有怎么早有客人,实在抱歉”
“没关系那,我也是被妈赶出来的,请问你们这里有吊兰吗,请千万有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花店哎”
“吊兰,哦,刚好前几天进了几盆”
“太好了,就买一盆吧”
马振桓有一些心疼的把角落长势喜人的小家伙交这了面前笑得可爱的人手上
“那个,记得要好好照顾他啊,吊兰对各种土壤的适应能力强,栽培容易,很好养的,然后……”
“好了,你放心吧,我家里花花草草很多,会好好照顾它的,我叫易柏辰,对了可以把你微信给我吗,我有预感,我以后可能还回来”
马振桓心疼他的花又走了,所以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前面的美少年为什么要微信,明明花店门口就上就有他手机号码
打开手机,微信上请求加入只有一个,怎么大的人,居然用动漫头像。马振桓想了想,好像微信头像该换一个了。
如这位美少年所说,之后马振桓店里就有了一位常客,往后日子,马振桓总会在双休日早上看见易柏辰,看着对方时而像一个糙汉,时而美少年,时而精英,反正每一次来时造型百变。就这样也过了一个花期
这天上午,是平时开学时期,正好马振桓也可以偷偷懒,带着书,搬了一个小板凳到店门口,马振桓开始他悠闲小日子
马振桓突然感觉头上有阴影,一抬头就看见明明应该在双休日早上出现的人,居然出现在这里,
“老板,想不到你会在这里偷懒哦”
比起平时看见千奇百怪的造型,这次是马振桓看见易柏辰最规规矩矩的造型,马振桓放下书有一些不解
“是你哦,这次有需要什么花”
“不是那,这次我是带我学生来在里摄影的,你能同意吗”
“那,可是为什么来我家花店”
“因为摄影来源与生活,外面景色美好,也该看一看身边的美景”
马振桓看着眼前湿炯炯有神的眼睛,实在找不到花拒绝,心一软就放弃他的花花们。
马振桓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易柏辰,不是邋遢少年,也不是刻意打扮美少年,却比平时仍何时候认真:
马振桓看着易柏辰努力为学生讲解新的知识:
“现在由于科技更高,你们需要掌握就要更多,会找风景没什么了不起,谁的会,告诉我你们喜欢这个专业吗……”
真困啊,大概今天应该没有客人来了吧,太阳真暖和,今天的花花应该会很好吧,今年收获满满的花种子啊
“马振桓,你怎么有睡了,我讲的有怎么催眠吗,你是猫哦,遇见太阳就睡,口水都流出来了”
“没有,没有,昨天睡得有些晚”
马振桓抹了抹嘴唇,看见易柏辰满脸带笑,立刻回过神明白被骗了,委屈的撇了撇嘴。
“你骗我”
“老板,你也太好骗了,对了,老板为什么这里没有老板娘啊”
“没什么,我还年轻,不方,你呢,怎么没有人收了你个妖孽”
老子是喜欢男的,我会告诉你。
“对啊,我到现在也没有人愿意受了我这个妖孽,老板要不你收了我吧”
“你来真的”
“逗你的,愚人节快乐呗”
马振桓觉得今天阳光实在太好,居然晒出幻觉那

套狐记(二十三)

“白衣,白衣好不好,你们在剧里就这样了,有什么奖励呢”
“亲一个,亲一个……”
“哇,你们好会玩哦,真是城市套路深啊”
马振桓有些不解,不明白为什么就变成是他和易柏辰了,不应该是旁边两位吃瓜群众吗?城市套路深,他要回家
明明在五连拍时,就足够费力让他不去看双被小星辰夸惨的眼睛吸引而去……
易柏辰看着马振桓无措的四处张望,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刚刚也许该与彭彭开这玩笑,他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玩得太大啦!!
马振桓有一些幸运与这几年在Spexial的“学习生活”,多亏与团里多年组CP经验,让他立刻想到了解决办法:
“,易恩,我亲你,我抱着你,你搂上来,借位亲一下就好”
易恩看着小狐狸一脸机智如我的表情,让小狐狸抱他吗,易恩尴尬摸了摸头,好像是个办法,但是:
“可以,但是我也可以抱你,你来”
马振桓看着易柏辰伸过来的手,不经意侧过身去,抿了抿嘴,笑着反问
“那你问她们谁是攻谁是受”
易柏辰看着对面诚恳的小狐狸,想也不想就开口发问
“那我们谁是攻谁是受啊”
“随便,你是……”
嗯,怕不是个假粉丝群
马振桓看着闹闹哄哄的粉丝,知道他的小心机得逞,嘴角越发上扬,把话筒顺势揣进裤兜里,腾出手,开口就是因为遮不住的幸灾乐祸而导致声音越有些颤抖
“来吧”
易柏辰还没有反应过来,腿弯和背后被支住,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惊得易柏辰慌乱把手搭在马振桓的天鹅颈上,
回过神来就看见抱着的狐狸从嘴角溢出了甜甜的漩涡,易柏辰愣神,手上不自觉使了几分力气装作不经意的伸头,嘴唇轻轻碰到那令人发神的漩涡……
马振桓感受到易柏辰气息扑面而来,脖颈顺着一道力气往下,脸上就被软软的带有温度东西触碰。
就在突然间:好不容易筹足的力气顷刻崩塌,脑子一空白,想着有的没的,手便不自觉软了下来:怎么就会喜欢上这个小混蛋啊
易柏辰稳了稳陷些被摔下来的身子,从容跳下,故意装作很享受样子对小狐狸抹了抹唇,忽视四周戏谑打趣表情,恢复到那个盯着某处发呆的易柏辰。
或许是脸上的触感,或许是不小心从易柏辰身上气息还在,又或许是对于执离的从容感到震惊。对于之后的解战袍这段戏,马振桓倒显得有十分的把握。
易柏辰想努力不把眼睛往旁边看过去,努力去听彭彭或者是主持人,顺便吧,反正不要去看那对别人笑得温柔,聊得欢快的狐狸就好,解战袍这个剧情的也的倒也是这意料之中的事情……
比他小一号的手拉着他走向台前,思绪随着那双手行动,虽然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却无比温暖,灵巧的手从他颈边拂过。
却让他想起那次大家凑一起推广专辑,为粉丝做花圈那一次,也是这样,白炽灯下,从一开始就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白皙的指尖快速拿出所需物品
一个人坐在哪里嘟嘟嚷嚷说着困难,小心翼翼做他的宝贝作品。实在是不难让人不喜欢,不过比起来很明显他的作品就有一些惨不忍睹呀,明杰是个不合格的周公,说好的今年我能追到媳妇呢,到现在还没有个影……
见面会总算落幕了,马振桓像是得到了解放,如果不是因为有聚餐的话。马振桓大概一辈子不会知道真的有人会如此喜欢他

得了花吐症,一个传染俩

沙雕文,这个梗我看很多人在用希望没有撞梗
ooc   ooc   ooc然后还是不喜勿喷

前提:春天到了,又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在这个温暖的季节,流行疾病的预防也是必不可少的。
花吐症:要么放弃喜欢,要么得到喜欢

天玑
蹇宾看着手上的铃兰有一些理所当然,他决定吧这个事情是定义为诡异事件。把花丢进火炉后,蹇宾开始想如何救活自己
为什么会得花吐症,蹇宾觉得可能有人传染,喜欢的人,自然只可能是小齐了。
毕竟他周围除了大臣,还是大臣。一个个还都显得他脾气不好,一天天给他将苍天这样,苍天那样,所以这结局不很清楚吗
蹇宾想了想觉得偷亲是不可能的,小齐天生将星,偷亲就算了,放弃喜欢小齐是不可能放弃的,这辈子也不可能放弃小齐,下一辈子更不可能放弃的,告诉小齐是不会告诉的,他还要不要面子了?
齐之侃发现最近王上十分黏他,具体表现在,一旦下朝,他就被叫进寝殿,然后给他换盔甲,或者就穿衣服问他好不好看,要不干脆就去他府中探讨“国事”,一天天就问他后不后悔跟随他,愿不愿意回山之类的傻话
蹇宾看着昙花有已经变粉色的,算了,为了天玑,牺牲一下小我,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蹇宾蹲在将军床角缩成一团告诉自己,不断为自己打气到,努力放轻脚步,走到床前,还没有实施行动,就失败了
齐之侃觉得他的王上可能脑子有点混乱,大晚上的,说是要考验一下他的警惕心,看着被夜行衣下 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确定不是考验他的克制力吗,然后他就看见被压在身下的王上吐出一朵小红花
……
蹇宾的花吐症最后还是好了,过程不重要,就是给王夫上门送“吃的”这件事他是肯定以及确定是不会说的。反正之后天玑找了一个好日子,立了王夫
铃兰:铃兰的花语是幸福归来。

天枢
孟章从药碗里拿出绿色的桔梗花,想不到他孟章居然会得这个玩意,完了完了一种药不够喝,这是又来一种的意思吗
孟章决定去是时候去学宫转一圈了,找出让他得吐花的罪魁祸首了,嗯,首先要排斥三大世家的,再来就排除不熟悉,然后排除老的,再然后,然后就没有了,没有了
孟章觉得在个世界很绝望,然后他就看见了从外面走进来的一小黄人,呸,是上大夫,哦算少了仲堃仪这个人才啊
仲堃仪觉得他的机会到了,当了大半辈子的上大夫,搞了大半年的事情,他的机会终于到了,王上吐花,而王上与他结交最深,待得最深,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王上是因为谁啦
孟章决定忘了仲堃仪,喜欢是不敢喜欢的,他是没有什么机会喜欢的,而仲堃仪又是一心为国的人才,如果想推翻世家仲堃仪算是一大主力。有大好的表现机会。
仲堃仪知道孟章打算忘记他,但是他怎么舍得,找孟章更是勤奋,虽然不下手,也不想失去机会,他想让王上喜欢他
孟章有一些后悔,他看见仲堃仪去找天璇公孙钤,他听见暗卫说仲堃仪去天玑找齐之侃了,他听说仲堃仪去天权找慕容离了,他看到仲堃仪在世外建了小屋,……
孟章看着被刺客砍伤的上大夫,昏迷不醒,实在是一个好机会,忘不掉那就认命,孟章不想在吃药了,然后俯身下去
仲堃仪还是等来了王上的告白,仲堃仪感受到王上软软的唇,上大夫翻身把歌唱,可以实行吃小葱伟大的吃法呢
然后,天枢三天不见王上,再见王上就要立夫呢,仲堃仪成功又上了一个等级,虽然孟章有一些心疼那些花一亲就消失,还准备凑数卖那来着。
绿色洋桔梗花的花语是不变的爱、诚实、柔顺、悲哀。

天璇
陵光一手抱着酒坛,另一手把玩玫瑰,紫色玫瑰实在罕见,想不到他会得此病,如果因为这个他就亡了实在不值得。
陵光十分清楚他是因为那位木讷的公孙副相才得此病,陵光表示放弃喜欢这个选择是最懦弱的,,而且在他天璇助攻一拉一大把,完全不担心公孙不喜欢他呢
公孙钤觉得最近天璇有一些可怕,先是丞相大人天天这他耳边吹风告诉他,王上多好多好,然后又是天璇成民,大力发布流言说王上中意他,而王上更是天天找他入宫手谈,甚至璎枥候更是住人府邸,与他同吃同住歌颂天璇王上的好
陵光觉着这个速度不行的,公孙一天天撩人,广交好友,然而一到他永远是裘将军,君子之道,再这样没等人开窍呢,他先吐花而亡
公孙钤现在有点混乱,不是,是有点嗨,可以再来两坛假酒喝,他的王上突然像他告白,可是裘将军……
陵光觉得公孙是个傻子,美人入怀,不应该抱紧,退个鬼,一天天就会说些胡话,想要得到喜欢的人,不如直接来得快
陵光还是好了,然后他发现公孙其实就是个禽兽,具体不想描述,反正在陵光失去了裘将军的第好多年后,天璇迎来有一次曙光
紫色玫瑰:珍惜的爱

天权
执明
执明对于自己吐黑色牡丹花,当机立断,乌龟也不画,立马爬上搂找兰台令
“阿离,阿离,阿离”
慕容离沉迷与吹小星星无法自拔,嚯,然后黑色的一大陀就站在眼前,手上还拿着一朵黑色的玩意,高兴拉着他衣袖
“阿离,我生病了,我得了花吐症哎,只有你救我,你看这是证明,黑色的花,代表我对阿离死了都要爱哦”
慕容离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执明偷亲了,然后黑色的花便消失不见,
嗯,天权最近也没什么事发生了,除了王上更加宠王后以外,王后居然对于王上也是十分包容。而且还同意他入住向煦宫,实在是活见了个鬼
黑色牡丹花语:死了都要爱

小短文,看记忆成文

突然想到一个梗,齐之侃在网上看见蹇宾一张照片,所以他想办法用这张照片去搞点相亲的小姐姐,骗吃骗喝,然而万万没想到,阴沟里翻船
齐之侃相亲碰见了蹇宾老熟人或者蹇宾本人
之后反正就是两位相爱相杀,然后幸福在一起的故事
ps为什么我觉得马超用赵云照片更合理呢,不管了,就酱,好像貌似我拐了50个粉哦,那随便你们看啥,没回复我就装作不知道,不写啰,晚安(*๓´╰╯`๓)♡

怎么说呢,我可能今天没吃药,才写的文那,全没了,那不是西湖的水,我的泪,太平洋的水都是我的泪,想哭,难受,算了,我还是继续做一条快乐的咸鱼吧        (。•́︿•̀。)

套狐记(二十二)


简单手表特有的冰凉使他回过神来,轻抚上令他发神东西,马振桓意识到已经有粉丝在讨论他手上带的手表,今天的推广目的也算到达了吧,故意装作不经意把手背在身后,不在意的低头看鞋再努力修复微笑。
大概就是因为那一次直播吧,让粉丝注意到这个手表,所以今天才会特意这样安排吧 ,否则今天是他决然不会带这个的。
明明上次看见这个手表,好像还是两人在同一屋檐下,而他的手表在台北忘记带,小孩自作主张就帮他一买的,谁会想到易恩买的居然与他当时送小孩的生日礼物一样手表呢。实在能让人误会得紧。
易柏辰小心翼翼打量旁边的小狐狸,明明还是向以前一样与周边的人开着人听不懂玩笑,可是,慢慢靠近离他越来越远的人,他就知道,不高兴,他的小狐狸现在很不高兴
“好,我们下一个问题,要问马振桓,粉丝想问,王上在与小齐将军对戏会笑场吗”
主持人努力把自己声音放到最大,将还在往边缘移动的人挤向易柏辰身边,易柏辰努力保持发呆的状态看着小星辰应援,只是
“不会啊,像这种,还有着种怎么会笑呢,易恩演技很好的”
当那双手刻意上手时,胸口,肩膀,被碰到地方像是被中了符咒一样,酥酥痒痒的,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小狐狸,一本正经的推销兄弟CP.
“反正我觉得高的是攻那,好像我在剧中一直喊小齐,小齐这么这么样的……”
软软的头发服帖搭在额前,那双黑色的眼睛总是带着笑,像是里面有流水一般,清澈柔和的不自觉便让他陷了进去。无论是人还是狐
即使不高兴了,仍然温柔乖巧站在哪里,做到魅惑与温柔的无可挑剔,实在是让人抗拒不来
未收回的眼神却被突然出现的粉色衣服隔断开,易柏辰尴尬的收回眼神,
“好,下面到我们易柏辰弟弟,自从柏辰演了小齐将军后,有了许多妈妈粉,姐姐粉,那柏辰弟弟介意姐弟恋吗”
看不见小狐狸,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小狐狸不开心那,调理好满腹的委屈,学会装作不在意开口道
“不介意啊,一点也不”
只要是小狐狸,是他就好,为什么要介意。
易柏辰想透过主持人的身影,去看看他想看的人,能不能不要再问了,终于明白粉丝让小狐狸讲英文心情呢
“哇噢,柏辰弟弟低音炮很好听呢,可不可以多讲几句呢”
“什么……”
易柏辰看见在主持人身边的人:马振桓似乎被晨翔,或者是陵光,或者是孟章逗笑出两个甜甜的梨窝,还是兴奋于听见易柏辰讲话
“不介意啊,一点也不介意”
当然不介意,毕竟都学会拿他当替身,还有什么好好介意的。真好,易恩终于也有他的小星辰守护呢,以后不会再因为一个黑粉就难过了吧。
“Evan,如果小熊把我关门外,记得救助一下小弟,告诉小熊我是爱他的”
见面会还在顺利进行着,马振桓有些幸灾乐祸看着旁边晨翔同志:
很显然彭昱畅作为小主持人是合格的:接下来我们让每国cp来爱心五连拍好不好,首先让我们裘光CP来个亲亲好不好
很显然的,这次见面会尴尬旅途才刚刚开幕,马振桓很快明白过来是每国,不是只有别人哦。
推cp这种是团里常有的事,而且他算是这件事获利者,所以对于马振桓来说一点不难,马振桓熟练的知道该怎么才能让下面粉丝尖叫:比爱心,揽腰,背人,公主抱,这应该实在是不算什么
然后对面的人就用行动告诉他不简单,和喜欢的人组CP一点也不简单

三十六计日常(十三)

第十二计 顺手牵羊

蹇宾很生气,十分生气的那种,因为他发现自己不旦没有反攻成,他的哥哥居然也被压了,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蹇宾又一次的失败告诉他成功是要百择不饶的,更是要捡便宜滴,蹇宾觉得他之前思维错了,找一群受怎么可能反攻得了是,所以,是时候找新的帮凶了,呸,是帮手了
蹇宾看着执明一脸饱暖思淫欲的模样,他有一些后悔,为什么tm这样的人居然把如此高岭之花拿下,难道是下药
“喂,我说,煎饼果子,找我千嘛,我还要去找阿离听笛子呢,”
“滚,死王八 ,本王就想来听一下,你是怎么把你家媳妇拐到手的,而且还能压倒慕容离,怎么会搞事的人,居然同意让你压”
“哦,你说这个,当然是对他好,使劲对他好,阿离想要什么给他什么,阿离喜欢什么给他什么,”
执明连说带比划,,朝着蹇宾挑了挑眉,一脸自豪诉说下去“然后在适当牺牲一下小我,让阿离愧疚,自然而然就嘿嘿嘿,阿离人软着你,不是,你脸是怎么了,抽了”
“哦,是吗,不如明明来感受一下被压是如何的”
执明觉得背后一凉,被勒着衣领进屋,才反应过来原来蹇宾刚才挤眉弄眼是想要提醒他啊,卧槽泥马,也不详细一点
蹇宾觉得执明可能是个傻的,划十字。我尽力了,阿门孩子多保佑,感谢你对本王大业提出了十分满意的帮助。顺便“借”一下你的海里宝贝用一下
齐之侃从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回来后,就看见自家阿蹇白衣上那满是鲜艳的颜色,心慌的走了过去,扶起阿蹇,着急的查看。为什么明明山上有这么多高手,阿蹇,怎么会这么快离开,阿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靠近越能从阿蹇身上闻到一股鱼腥味,鱼腥味,齐之侃看着躺在他怀中的人,这次注意到微微颤动睫毛,轻抿嘴角,真是难为阿蹇了
“既然阿蹇死了,不如阿蹇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吧,我想用原型上阿蹇,不过阿蹇反正也不会知道了,我想阿蹇会同意的”
蹇宾选择继续装死,他明白小齐是故意想刺激他的,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感受到身上有毛茸茸东西从额头一路往下,身上衣服被一只瓜子探入,蹇宾觉得要完,立马抓住那毛绒绒东西,睁开眼睛,试图装可怜混过去
“小齐,我没死,我吓你哒,我错了,我错得离谱,小齐……”
“咦,阿蹇你舍得醒了,”
蹇宾听着齐之侃满满的笑意的声音,再看见,他手上抓着的只是齐之侃毛绒绒尾巴,还不知道小齐是装的那就是傻的
“不过,阿蹇既然醒了,那我也该开动咯”
蹇宾看着小齐扯下他衣服,轻吻着他的唇,痒痒的有带着几分刺痛,而吻闭,蹇宾俨然身上无蔽体的衣服,而腿上感到对方已变得坚硬的某物,还有小齐眼睛中不带隐瞒的欲望,在那东西一点一点进去 蹇宾明白他应该是要完了
……
天微凉,鸡鸣,齐之侃对蹇宾用了他所知道过半的姿势后,这才终于从蹇宾身上下去,为蹇宾清理身子,抱蹇宾睡觉。
反正蹇宾最后意识就是:哦,我忘了小齐是狼来着,他闻得出来的,

迷路小记

沙雕文,没有什么逻辑
ooc ooc  ooc  不喜欢看就退出吧(´-ω-`)

天玑
齐之侃是天玑的一位普通五好少年,不喝酒不赌博,擅长踩马头,逼爸渴死,以卖大宝剑,打铁谋生,拥有百分百出门捡人技能。
这天,齐之侃如往常一样出门卖大宝剑,是的他就隐约看见有人在他山头摸索,作为这山头好公民,齐之侃有义务教育一下这群迫害大自然的罪人。齐之侃飞一般走在人身后,搭上人肩膀,一手拉着那人手腕
“我告诉你,我最讨厌就是你这种迫害大自然的人,说 来这里干嘛”
“放开老子,你以为老子想来,这里不是天玑府吗”
被擒住的人显然不满这个别扭姿势,生气挣扎了一把。齐之侃看着眼前的人,白白嫩嫩的,怪好看的,手好滑哦,原来抓错拉,他感觉好像有一群大白老虎在他心上跳上下舞
齐之侃作为一个好人,所以十分好心的在卖完大宝剑之后,把蹇宾送回府中,虽然在这之中对蹇宾又抱又吃人豆腐的,齐.正.义.侃表示他不知道,反正不是他
这那之后,齐之侃觉得他患了相思病,打铁是他,喝酒是他,逼爸渴死是他,齐之侃觉得这样不行,所以他打算下山找人
齐之侃的记忆很好,很快就找到了地点,齐之侃运气很好,一到就看见要出门的人,而且,明显还记得他
“哎,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你叫什么”
“我吗,我姓齐,我迷路了,你可以带我找一下去你心上的路吗”
“噗嗤,小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姓蹇哦,是天玑的王”
“哦,那有怎么样,我就喜欢阿蹇,阿蹇现在可以帮我带路吗”
“那小齐记得不要跟丢才是”
“黄泉碧路,小齐绝对不会跟丢”
不过,反正齐之侃最后还是找到了“路”,而且还成功退下卖大宝剑一职,成为天玑王夫一职,

天枢
仲堃仪是一个大夫,喜欢喝假酒,喜欢搞事,
最重要的是还很穷,不过靠着他那幅容貌骗了,不是 ,总之还是拥有了许多弟子的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仲堃仪在他房子门外看见了一个“小孩”,“可怜兮兮”站在门口看着他与徒弟:
仲堃仪突然想做一个人贩子,所以仲堃仪笑容十分温柔的走了过去,嗯 是时候为徒弟找一个师娘了
“小孩,请问有事吗”
“我不是小孩,我迷路了,你能带我去天枢吗”
“好啊,不过小孩得告诉我名字吧”
“好吧,我叫孟章,怕了吧,带我去天枢”
仲堃仪十分“好心”把小孩送到天枢 ,然而那个破小孩居然没留下他,没有留下,说好的报恩呢,仲堃仪觉得是时候搬家了:
天枢来了一名怪癖的神医,收费高,但是对穿绿色衣服,姓孟,长得可爱的小孩免费,还要学识渊博。如果不是长得好看这位神医会饿死吧……
仲堃仪在看了十天医生,媒婆比病人来得比较多,绿衣服的人那是可以排到了街尾,仲堃仪十分郁闷,这不叫过分什么叫过分
“喂,听说你医术了得”
仲堃仪觉得这声音犹如天籁,哎呀妈呀,总算是等到了,我滴葱啊
“是的,我的医术不是我吹,那就是你想死我都会把你从阎王哪里救回来”
“你很好玩,不过为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徒弟们呢”
“我徒弟迷路了,我在找徒弟,我可以陪你吗”
“好啊”
……
仲堃仪十分无语,内心有一波葱在跳极乐净土,老子设了怎么多套就换了一个上大夫,为什么我的小葱居然是王上,好像喝口酒冷静一下。
反正据说等仲堃仪徒弟找全后,他们就有了一个师娘,就是得师父越来越禽兽了呢,应该是错觉吧

天璇
公孙钤是天旋的普通某村父母官,日常喜欢与村民交流感情,擅长六行六行的讲话,极其会脚背起身,在村民的眼中那就是信仰
清晨,鸡还未鸣,公孙钤已经醒了过来,在洗漱完毕后,公孙钤可是他忙碌的交流感情生活,仆人打开大门后,新的一天也就正式开始了。
然后他就看见西家老大爷着急赶了过来,
“公孙啊,我家羊不见了,能拜托帮我找一下吧”
“大爷,不急,我会帮你找到的,不要急”
公孙钤安抚好大爷后,就往山上找去看看,然后他就在一个火堆面前找到了羊和一个人,仿佛是山上不食“人火”仙人
……
公孙钤不解走上前去,鞠了一躬,友好问道
“不知仙人为何要食这只羊,仙人不应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应该善待万物啊,为何如此虐待此羊……”
“停,我不是仙人,我饿了不行,老子在这座破山带了三天三夜了,妈卖批,你们这山鬼打墙,带老子去见你们父母官公孙钤去”
“不好意思啊,我正是此地官员,我这就带你出去,实在抱歉,不知仙人名字是”
“我叫陵光,吓到没”
公孙钤一听立刻跪下,
“不知道王上驾到,臣万分抱歉,臣就为王上准备宴会”
“切,没意思”
公孙钤很为难,他发现他喜欢上了王上,但是王上好像心里有人
“孤王心里有个洞,一个填不上的洞,心里空落落的,”
“人生在世,没有填不了的洞,下官王上惟愿你做这盛世之君”
“哼,真是呆子”
陵光要走了,公孙钤看着被下属终于找到此地,公孙钤有些难过,以后大概很难看见王上了吧。反正看不见
……
陵光有一些无语,看着站在门口,木讷的公孙,做如此明星,他喵的,还不知道本王喜欢他吗
“王上,臣有一事不解,可否为臣开解一二”
“公孙,但说无妨”
“王上,曾说心中有一个洞,不知道我能否王上能让我住进那个洞吗,我怕我会迷路,不知王上……”
“呆子,看你表现”
最后的最后,反正天璇王还是被某山出来的官员,给拱了

天权
慕容离是某戏班子的成员之一,十分会吹笛子 ,(其实只会吹小星星,)搞事情的鼻祖,容貌非人能比,反正是冷若冰爽,武功高强之人
慕容离跟随戏班子受邀请去为一府邸公子表演,然后路上慕容离被羽琼花蒙蔽了双眼,所以没跟上戏班子,
就在慕容离准备走进细看时,从花丛中跳出了一个人,仿佛没有看见慕容离一般说道
“你是谁,为何在此,可以带我回家吗”
慕容离捏紧手上笛子,很好,你是第一个敢忽略我的,我记住了,你完了
“慕容离 ,是吧记住了,走吧”
“你好,,”
慕容离还是把人给带了回去,然后他就发现他带回去的人居然是一个王,卧槽,把他拐了,还要吹什么笛子
慕容离苦思冥想怎么才能吸引上执明,人就自己贴了上来,仿佛那天看见的高冷明是个假的。
“阿离怎么看就像一副画”
“阿离,阿离,……”
反正也没差,慕容离还是“追”到了执明,然后他就知道其实那天怎么高冷就是执明装的,好吸引他注意
想不到,搞事离最后居然被人反坑了
(原谅我,我实在想不到执明迷路,慕容离碰见应该也是装看不见吧,所以将就看吧)

ps我存的文不小心被格式化了,各位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梗吗,我可以写一下,只限是短文吧≥﹏≤

夭寿啦,刺客失忆那

如果各位刺客失忆了,王上会怎么办
沙雕文2.0版本
ooc  ooc  ooc  无脑产物

天玑
蹇宾看着昨天好对他什么说心意如初,今天人就失忆了,人与人之间信任呢。
早上,日上当头,,蹇宾才从冰凉的床上醒来,就发现不对劲,他昨天不是睡小齐怀里吗,哦,不是是为什么小齐没喊他上早朝,小齐呢,
蹇宾摔掉唯一能摔的枕头,试图引起某位注意,然后他就看见角落站如松的小齐。
“小齐,为何不叫醒我”
“阁下是在叫我,敢问阁下名字……”
蹇宾看着小齐无辜不解眼神,完了完了,我对你付出十几年光阴,你居然说把我忘了就忘了,昨天你睡我时怎么不忘了
“你吗,你姓齐,不过是本王的人罢了,本王就天玑的王,既然小齐失忆了就不要离本来怎么远,我好帮你治疗,本王可以把在世间最好的好处都留给你,可行得通”
“好,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齐当时想怎么好看的人,居然是他的人,当然什么都同意……
天玑朝堂上,各位臣子觉得眼睛疼,王上你能不能把你的手从齐将军胸上放下,还有齐将军能不能不要傻笑,管管王上吧

天枢
早上,天还没完全亮时,孟章开始他忙碌的一天,首先第一步便是放谁在门外禽兽不如的上大夫进来,进来……
然后孟章变懵章,因为他发现今天上大夫没冲进来,孟章不知道上大夫又在做什么妖,好心的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他仿佛看见当初的无名士子,往日般神采飞扬,这个土太乖了,不是我家的。
“敢问小兄弟是何人,为何我会在此处,小兄弟可知道我是谁”
孟章当机立断,原来是失忆了,是时候培养一个新的方土土了
“嗯,你是我天枢上大夫,喜欢怼三大世家,最不喜欢喝假酒,干禽兽之事,是一个君子,我就是天枢王上,也就是你男人”
“启禀王上,前面王上说的我皆信,不过最后一点,王上你身上的痕迹告诉我,我才是上面那个”
仲堃仪看着站着的人,感觉心里受到一击,什么玩意,我是下面那个,那从今天就要在上面。
孟章无语,tmd这件事你倒是很会做人啊,算了算了,不喝假酒就行
天枢臣民却仿佛看见了假的上大夫,今天居然没跳极乐净土,也没惹王上生气,而且还十分大方的把假酒厂给砸了,,可怕,上大夫被掉包怎么破

天璇
晨鸡报晓 ,陵光被吓醒了,陵光觉得他是时候应该去相府走一趟了。
陵光艰难怕在相府的墙上,表示如果能重来,他一点要吧相府墙头修矮一点,至于陵光为什么不走正门,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公孙钤副相曾经说什么:
王上整日来臣府中做客实在与礼不合啊,且王上还有需多国家大事要做,惟愿王上长享盛世,还请王上想想裘将军…………
想想就可怕
陵光是在书房找到某位的,陵光发誓他从来我没看过如此的公孙:衣衫不整,一脸呆滞,不知所措站在书角落,
“敢问阁下是何人,是这件屋子的主人吗,你可知道我是谁,对于你可否有什么打扰,你有是什么人……”
好的,失忆了还怎么多话是公孙没错,陵光灵机一动 ,果断开口道
“我告诉你呵,我就是整个天旋的王上,你呢,就是我相公,我们还未行房,来来来不如就趁现在来吧”
过了不久天璇公孙王上就完婚了,丞相大人摸了摸胡子十分欣慰,吾家有儿终长成。全臣民前所未有流下激动的泪水,不容易啊,公孙副相终于把我们王上拿下了。

天权
万物初醒,鸟还未醒来,执明已经如往常一样去向煦台,找兰台令:求睡觉,求亲亲,求抱抱,啊,不是,是去参讨政事
然而现实永远这么打脸,,执明看着一脸呆萌的人,不解问他在, 执明表示如果可以,他希望阿离永远这样,这样阿离最好看了
“,你是谁啊,”
“阿离,你是我的阿离,我是天权王上,今天我们要结婚来着,你不会忘了吧”
慕容离一脸不信任的看着眼前笑得嘴都裂开到天边,紧紧拉住他的手不放某位充满了质疑。
“哎哎,你别不信,你看你身上穿的是不是红色的衣服,我就知道阿离的心是石头做的,可怜我对你付出好几十年青春,你居然就抛弃我,说不要我就不要我”
“哎,你别这样啊,那我们就结呗”
终于,天权今天王上抱得美人归,之后,反正天权太傅是气病了好几天,反正臣民挺高兴,终于有人能管得动王上了,普天同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