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什么,我被坑了(下)

重阳贺文,极度ooc

朝堂上“王上,我以为应该以战养国,现在邻国战队已经不远处……”蹇宾又开始走神了,反正自从有小齐后陛下对自己是越发不满,还不如安静的做个美人木像:那时蹇宾刚住在齐府,总是一觉谁到天昏地暗。醒来后已不知是几时,蹇宾默默的洗漱后,总是偷偷出了房门去找厨房。通往小厨房的路途蹇宾迷路了,一个转眼,蹇宾来到了院子:院子里传来练剑声,蹇宾好奇往院子:小齐正在练剑,沐浴着晨露阳光下,就见他把手挥向前方,用他的手腕利落转动剑柄,剑把地上的花瓣卷起来,空中飘着淡淡的花香。忽然一瞬间一道剑光闪过......噗通,蹇宾惊坐于地上。小齐回头一惊,立刻扔下手中的剑快速走到蹇宾身边“阿蹇,你怎么起来了,有没有受伤”“小齐我没事,我很好,你练剑超厉害的”蹇宾回头看见树下的小齐。大概从这里喜欢上小齐吧入墨的发,斜飞的剑眉,却有一双过于圆润的眼睛仿若藏有星星一般,削薄轻抿的唇,略微可以看出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狼王,冷傲却又盛气逼人……“蹇爱卿,蹇爱卿不知道你对以站养国有何看法”蹇宾回过神看见所有人目光积聚在自己身上,抬头好像看见小齐担忧眼神“王上,国家刚刚安顿不久,不宜出兵不如搁地吧”“啪”头上飞过来奏泽。“你说不宜就不宜,蹇宾你胆子越发大了”“可是陛下”一旁小齐突然插话到“国师,莫不以为就这样国家就可安,不宜战争,何时才可宜是国要亡之时吗”蹇宾低下头缓缓说出:“但由陛下做主”可是小齐我不想你出事啊。

小齐出征,蹇宾自然需要跳祭舞以报平安。在一次齐之侃没有嘲讽蹇宾祭舞,他静静看完整常舞蹈,明明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舞者头上插著鸟羽,身批黑色外袍,手持军器“起舞;明明是武器却能被他舞得飘逸,清雅 灵动得仿若既将飞天,飘逸得犹如天上神仙一般,他用他的剑眉,妙目,手指,细腰;用她手上的军器,腰间的鸟羽;用他轻快的舞步为军人祈祷平安。齐之侃突然后悔为什么以前不好好看蹇宾跳舞 这一次回来以后好好与他说一下吧。齐之侃军队走了,蹇宾立马脱下了衣服晋见了王上。他想任性一次……
蹇宾混在小兵中努力装着听懂战事样子,突然被人拉进角落“你怎么来了”蹇宾正准备反抗时,头上传来熟悉的声音蹇宾抬起头,是小齐“我来想看看齐将军如何为国家抢回这江山,不行吗”“回去,你给我回去莫要碍事,你是国师,这里不安全”蹇宾心里突然觉十分甜笑嘻嘻道“放心,碍不了你什么事,再说了有我不是国师了”挣脱了紧紧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逃离开来。“阿蹇,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不许跑”
小齐不愧为将星,不过几日已攻别国五座城池,蹇宾端着手中碗感叹到。唰-齐之侃身着银色铠甲走了进来,全身散发着一种不可侵犯的气势,眼神中威棱四射。蹇宾突然觉得碗一抖。齐之侃笑眯眯看着乖巧坐在桌前的小猫可以说十分满足,大摇大摆坐下用手挑了蹇宾桌上菜喂入嘴中感叹到“国师大人就是享受啊,在军中饭菜都比一般要好吃好不用出去打仗”蹇宾白了一眼齐之侃“将军大人,你是傻了吗,是你不许我出军门外,好吗”噗通,齐之侃突然倒下。“小齐,小齐你怎么了,在饭菜有问题……”

听说了吗,齐将军为我国打下五座城池,却在半路遭人陷害,据说是国师来着,“如果是国师,到有可能”可是那天上山打柴看见齐将军的啊,”
————————————————————
小剧场
这是某深山老林的小屋里,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齐之侃,你大爷的,下次老子要在上面,亏了亏了,这一波亏了你获得为国为民好民声,可怜我什么也没有,我真是瞎了眼才喜欢你,小时候就应该换个地方躲的”齐之侃吃饱喝足走进屋子“阿蹇,不怪我,这可是你和王上主意,再说,你还有我呢,什么叫亏了,跟我这一起,很亏吗”
(真是幸福的人家啊)

下次争取把这两句话写成一篇文
小齐,只要你来世好好的,我可以不喜欢你
王上,我错了,来世让请我喜欢你好不好,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