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什么,我被坑了(上)

重阳贺文,极度ooc
“小齐,以后在无人与你作对,”
“阿蹇,对不起,原谅我才知道我欠你一句我喜欢你,来世我来找你好不好”

第一次见到齐之侃时,蹇宾正与师傅赌气慌不择路下被逼无奈躲在马车里。所以当齐之侃被自己父母赶回到自己马车上就 看见自己车上躺了一个人。,这是齐之侃第一次看见的阿蹇,无论是之前还是以后再也无人让自己如此惊艳:就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的锦服,大片的虎纹在印在白衣上若影若现。长发如墨一般散开,剑眉下是紧闭的双眼,实在好看得紧。齐之侃害怕吓跑了蹇宾,只好悄悄坐在蹇宾身旁,半路上蹇宾被车不稳惊醒,醒来见自己依靠在人肩上半天。不免惊吓“你是谁,为何在这马车中”齐之侃笑出酒窝蹇宾惊恐快速躲在马车一角“我吗,我姓齐,是这马车主人哦”蹇宾这才回过神“对不起,我是因为有人在找我,我不想让他们找到,才上你马车的”齐之侃无所谓道“没事,那你可以先随我回府待几天可好”“好哎,我姓蹇哦,你叫我啊蹇吧”
第二次看见小齐,小齐已经是这个国家将军,蹇宾已经是这个国的国师。这这个国家的人知道这个国家将军与自己国师是敌对关系。尤其是蹇宾每次为祭祀跳祭舞时,齐之侃就会鼓动臣民不去看祭祀。而自然齐之侃认为要出战什么蹇宾各种反对,甚至专门安排祭祀说齐之侃是灾星。甚至蹇宾半夜爬去齐之侃房子洒狗血,齐之侃偷蹇宾祭祀重要宝贝之类更是数不可数甚至把蹇宾朝服以及祭祀衣服烧了更不在话下……蹇宾对于小齐是忘了自己,眼里心里只有高高在上的王上。与自己做对,十分不满。所以故意与齐之侃作对吸引注意什么的才不会说呢。齐之侃对于蹇宾作对完全不在意,看着朝堂上待人冷漠却在面对自己被气得通红的样子简直超可爱的好嘛,毕竟齐将军是一位逗猫高手来着。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