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弃子泪(上)

世子蹇×王爷齐
修改了一下文风,ooc就不说了
琉璃瓦的重檐屋顶,朱漆门,那王座捆绑住了多少位君王。又引得王朝颠覆,百姓流离失所,天下改为他姓。蹇宾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喜欢自己的身份,因自己是那王座的儿子,便从注定开始不能爱,不得自由。
熄了烛火,推开金漆的窗,蹇宾坐在床沿,凝视窗外明月:他再等一个人,“阿蹇,你睡了吗”窗外突然多了一双眼睛。一个不过十七六岁少年走了进来。微湿的头发轻轻随风舞着,整张脸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那双漆黑的眼睛却总是像装了星辰大海一样总透出一股童真,面上挂着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引人瞩与唇边的酒窝勾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蹇宾突然眉语一笑快速未着鞋袜就走了去“小齐,你来了,我的糖葫芦呢,你藏那了”小齐不高兴到“阿蹇,我是你王叔,不许叫我名称,还有你又不穿鞋……”蹇宾嗯嗯啊啊回应一边接过糖葫芦“好,好小王叔”说着说着就爬到齐之侃的背上去了。双手由后抱住他的脖子,“阿蹇,你这是不对的……”齐之侃一边数落一边熟练抱着蹇宾来到床边。
齐之侃望过去蹇宾只着一身素白的长袍,越发衬出他那如雪的肌肤,仿若谪仙一般的气质柔亮的发丝安静伏贴地垂至腰际,明眸皓齿,小巧的嘴唇在冰糖葫芦衬托下越发出显得如血般的殷红。齐之侃今夜是来道别的,可是不突然想走,一点也不想离开。脑中却想起兄长的话“我在,你们可以胡来,可我要走,而他以后注定是在天玑的王”
齐之侃咬了咬牙,终于张嘴到“阿蹇,那个,那个……”蹇宾放下手中糖葫芦却一脸了然看着齐之侃“你要走了 ,对吗”没有为什么,一句肯定真相就被轻松剖开了来。齐之侃不明所以看着阿蹇却还是点了点头,蹇宾看着木纳的小齐突然一笑。“没关系的,我一直在等小齐亲口告诉我,小齐却总是不肯说”“阿蹇,你什么时候知道”“大概从父候病重,他应该是知道他要走吧”寝宫突然安静,十分安静“阿蹇,没关系的,如果你为王,那我就做你的将君,为你守护天玑,我不走了”蹇宾只是不断吃着糖葫芦,为什么这次糖葫芦一点也不甜。最后一颗,“我不需要小齐做我的将军,我只要小齐好好的”说罢 ,蹇宾轻轻吻向齐之侃唇如蜻蜓点水一般,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蹇宾离开看着小齐不反抗,只是一动不动,脸上的不知是冷漠还是惊愕的表突然有一些委屈想撑起身来,却在一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中,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蹇宾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阿蹇,对不起了……”幽帘漫纱,晕灯红烛,一室的醉香。青色的纱帘内,掩映两具曼妙的身影,帘外,独留下满室的美好……
(瞎写的,我果然不适合正经风(╥﹏╥))
@念遇 我说话算话 超厉害的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