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弃子泪(中上)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郤,忽然而已。蹇宾已成为王候有三年之久”三年,可以发生什么,自是可以物是人非。
身着绣有精致栩栩如生虎纹的王袍,端坐在龙椅上,似睥睨天下,俯视万生!不,他本就是在万人之上!只是,再无人知晓蹇宾的心中的一切,高处不胜寒。现在天玑正是生死一刻。南方蛮人入侵,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王上,吴将军去了,蛮人已经攻入南方”“什么,这怎么可能,吴将军也是”蹇宾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看着来报士兵,“吴将军受奸细陷害,没在营帐内”“王上,现在我国天玑三分之一归于蛮人,很快就要兵临王城”蹇宾回过神来“那依爱卿之意,应当如何”“臣以为天玑尚有兵马,微臣以为应当奋力一站”“上大夫以为应当何人挂帅“陛下,唯今之记,需得王上亲自督战,以振我天玑军民士气”“王上,不可啊此事还得三思啊”蹇宾看着下面的臣子摄威擅势,明明为自己打算却还要装模作样等待自己决策,也罢。
“从什么时候,我天玑需要由王上亲自督战站,你们这些站在下面臣子是死的吗”从大殿走进来一个人,一双眼光寒星,气宇轩昂有万夫难辞之威风。“蹇宾眼睛一亮,快速走了过去“不知王叔所到为了何事”齐之侃看着小跑过来的是心中一暖,却在要被蹇宾接触时轻轻换了方向“王上,臣以为唯今之计应当由我出站”蹇宾眼神一暗,欲说什么“王上,臣附议“王上臣等附议”
“哼,好就依众爱卿所见”蹇宾变暗了,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姗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同时用尽全身之力,把奏折扯扔下。甩袖离开。
寝宫内,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干净。那门口的两只白虎,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却感觉不了什么温暖。真冷啊,明明早就如此,为什么还要动怒呢。
从什么时候起齐之侃不在喊阿蹇,是父候去世,还是自己称王时候呢,“王上”思绪被打扰,不满到“何事,”“王上,今日不应该如此被大臣所牵制,”背后果然是那心心念念之人“本王,自有分寸,小齐,不日便要出征,可否让我为你穿一次战袍”“王上,这使不得”“有何使不得,算我最后一个请求可好,以后你想离开,我再也不拦你”蹇宾紧紧捏着手心。“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