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弃子泪(下)

(果然,还是甜文好写,我尽力了,好吧还是烂尾了)
天玑胜了,然天玑经此一战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单独和蛮人全方位对抗。虽然蛮国也损失巨大,但是天玑“死者已经过半,国内空”,这也确立了蛮国的优势。
蛮国使者来得很快,只是难以想象居然来的是蛮国的王上。蹇宾看着殿下的人,此人话话轩昂,.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 ,却好似人间太岁一般。
“不知遖宿王来天玑所求何事”“本来我欲攻破天玑为我方国土,。不过在哪天战场上看见天玑王后,却觉得在战场上有一句话没有错”“什么”“天玑王姿容既好,神情亦佳。然却是一个痴癫”蹇宾怒而拍桌“放肆”遖宿王一笑“不是吗,为了一个齐之侃,你的子民,你的臣子陪着你痴癫”“你什么意思”“装不解吗”
“明明齐之侃自上一任天玑王去世后不就沉睡不醒,不或应该是被服毒了呢”这就是真相,血淋淋的真相,蹇宾的心似乎又被什么揭开一般,那一天好像就在昨天,或又是在上一个时辰
“阿侃不能与你一起,你放过阿侃吧,让他好好走吧,……”
“阿蹇,王兄已知我与你的不伦,终日以死相逼,君要臣死,臣不得不从,从今以后,小齐不能陪你,阿蹇要好好的,阿蹇对不起……”
蹇宾 藏在衣袍手不断的揉捏着,嘴唇惨白直打颤。眼睛红红的
“所以遖宿王来今日来有所求”“求,自然是求娶”“本王凭何答应你”“就凭寡人可以使齐之侃醒来,可以使这个国家不再重燃战火,蹇宾,你没有选择,如若我强攻,你什么也没有”蹇宾闭下眼睛,眼泪随之落下“好,本王答应”
数十里的红妆。源源不断遖宿运来,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路旁皆是遖宿的士兵。一片
然蹇宾却自那日后从未离开寝宫,.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笼皆是酒香,蹇宾只是坐在床前看着那份喜庆。
“小齐,我不能等你了,你忘了我吧”
“齐之侃,对不起,把你牵扯进来”
“王叔,如果你可以醒来,我不会喜欢你了”
         “……”
待齐之侃睁开眼时,外面一片红似雪染满天玑,“王上,你醒了”齐之侃不解“为何叫我王上,我为何没死,阿蹇,蹇宾,王上呢……”
“王上自然与遖宿联姻而去,在走前一天已退位与王爷”
“为何,”
“这是王上留予王爷的信”
小王叔,
我先去黄泉替你探路,你不许跟来,我本就是弃子,弃子,棋子我不就是芸芸众生的一枚棋子而已,你不要难过,天玑就交于你。
“好,阿蹇我答应你,来世再见”
————————————————————
“那个,我迷路了”
“小王上,身为一只狐妖你居然有空间恐惧症,你可真是厉害”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