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巧言令色(二)

钧天城内,一轮弯月镶嵌在墨色萤幕般的夜空之上,皎洁的月光倾洒人间,为墨色的世界镀上了一层银白色的轻纱。同时也 照进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内。
殿堂内,气氛却不是太好,金漆雕龙的宝座上,坐着一位王者,然表情却不是很好,大殿气氛也是凝固到极点,
“不知皇兄今日召我们来又是所谓何事啊”殿下一位身着紫衣的长眉若柳,身如玉树的美人斜坐在木椅支着头率先打破这气氛。
“陵光,你急什么,怕人跑了,我们皇兄召我们大概又是想我们也说不定”
从墨色的殿外走进一个人,身着玄衣笑眯眯走进来,俊美的五官,左耳的耳钉无不昭然说明着身份。
陵光嘲讽到“呦呵,这不是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的二王兄吗,你这不去找你的兰台令,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没你的小美人”
“小陵光,你可少说两句吧,你看你一天天围着人左丞相转,人理你了吗,自取其辱,我就比你好多了,至少我的青梅竹马没被人抢走”
陵光擦拭手里的剑“你怕今天是想见红哦”
启昆缓解着开口“你们都少说几句吧,今日召你们来自然是因为蹇宾有消息了,还想不想知道那”
“呵呵,就你那消息不十有八九都是假的,三年了头发就没见着一跟,有什么好说的”殿门外走进最后两人,不假,自然便是孟章与仲堃仪两人。
“小孟章,你来了,来来来这里做”
“仲堃仪,虽然你是个人贩子,但这次我特别支持你的说法”
“你才人贩子,孟章和我是相爱的” …… 眼见两人到场,殿内气氛更加紧张起来。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 启昆抹了抹上并不存在的泪水开口。 “这次是真的 听人说在边境出了一位医术精湛的朗中,然后。。。。” “哦,可你上次也是这样说的,结果”
“结果去是一个老头”
“对了,还有上次”
启昆尴尬“你们够了啊,那是意外,主要是此人不仅医术非凡,且客貌不凡,而且同时小镇也多了一位大师,就不觉得奇怪吗?蹇宾就擅长算这些”
然而四人显然已经完全忽视启昆的话。准备好打道回府,屏风外又走进来一人 “各位王爷请慢,请听在下一言,陛下所言虽没有办法证实,且不妨试上一试,三王爷已经失踪三年,凭各位王爷情谊我想各位王爷十分想找到他”
“裘裘,你怎么来了,你现在腰不好,不宜走动的”裘振白了一眼启昆,明明就是你昨晚用力过猛,现在说得是什么鬼哦
孟章在接受了两位兄长友好的问候,仲堃仪对自家兄弟争吵中终于挤出话来“王兄,所说不失一种方法,且现在也没有其它好的办法不是吗,三哥走了太久,他又是路痴,我怕。。”
所有人都注意到孟章的失落,“媳妇说的都是对的,就这样决定了”“既然小孟章也这样说,不妨试一试”
“反正只有这个办法,那就再试试”
启昆看孟章低落,知道对于蹇宾失踪之事多有愧疚,故意开口“小孟章,果然只有你最好了,皇兄没有白疼你,那个,你看,顺便可不可以让你家那位别一天天毁我形象嘛,乱说书”
“什么乱说书,这是事实好嘛,我才没有乱说呢,你不知道因为说你的故事,我天呢小钱钱,真是……”
孟章看着一幕破涕为笑“不行哦,这是他的自由那”
陵光看见站在远方烛光下的人,不知是烛光还是如何泛起柔柔的涟漪,像是夜空里皎洁的明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精致的五官,整个人俊美温润却不刻意出风头,
“阿振,你可还好,可开心启昆那混蛋有没有对你如何”
“世子殿下,我很好,陛下对我很好的。很开心”
“陵光,你还是去追你右丞相吧,少打我裘裘的注意”
执明表示“这个世道可真混乱,我还是去找我的阿离了好了”
而在边境山中的小院里,被人苦苦寻找的蹇宾现在过得可是十足的舒心,自从救了齐之侃以后,简单的竹屋被收拾得十分整洁,屋中可谓是是一尘不染,屋子唯一扇窗子,也被挂满了药草,院子的药草在风干的时候,随着散发出一种不大好闻的气味。蹇宾躺着床上滚来滚去想,貌似多了一个人也不错。
“阿蹇,该起来了,早饭准备好了,今天病人快要上上山了吧”门就被突然打开,齐之侃又不合时宜走了进来的。
蹇宾急急忙忙披好外衣一本正经的瞪了齐之侃一眼“什么事需要如此毛毛躁躁的,身为我的人就应该时刻保持冷静”
可是,阿蹇现在已经是辰时,你确定还要睡”
“齐之侃,你 ,你为何不叫醒我”
齐之侃看着慌慌张张的走出门的人, “昨日,你为了采草药太累了,我就想你多睡一些嘛,我不该擅自做主的”
蹇宾叹口气,“你,你,算了,算了,病人快要来了先去招呼病人吧”
蹇宾很自然收拾了一下屋子,病人也就随之而来。 “大夫 最近我有一些水肿,泄泻,吐痰清稀,眩晕心悸。 “·无需担心,我开一方子,你去药坊抓药即可”
今日时光似乎来得特别悠闲,蹇宾在暖暖阳光越发下昏昏欲睡起来,齐之侃看见此情景一笑,桃花不经意的掉落在他的周围,容貌如画,竟不能用语言去形容。像只小狐狸似的。
“大夫,求求你救救他,哎,齐将军,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找你好久”
“不,我才不是将军呢,你认错人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