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套狐记(十)

难得公司大发慈悲,多放了几天假,马振桓准备出去浪迹天涯,额,不,不是,是看看外面的世界,增长见识去。
可是当马振桓收拾好到机场时,看见一群熟人对马振桓发出友好的微笑时,马振桓是懵的。
“好巧哦,你们怎么在这”
伟晋赖在宏正身上,翻着白眼“巧个鬼哦,Evan你出去浪都不带我们,也太不够意思了一点”
Teddy一本正经点头“就是嘛,Evan你出去要是迷路怎么办”
王以纶突然来一句“其实你们应该感谢,Evan今天没走错机场”
“hiahiahia,以纶你就是天才啊”
……
马振桓表示突然好像退机票怎么破,而且对于全员到场马振桓是不解 的“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出去玩,而且还比我早。”
突然所有人齐刷刷望向一开始没讲话,默默吃零食的吃瓜观众,团员看见此人只想用刀捅死:
呵呵,某人可真是牛的一批 ,平时练舞迟到,什么迟到的,关于Evan这件事可是真是永不迟到,五点就敲人房门,见面就来一句。
“Evan出去玩了,我们出去浪好不好,地址我都定好了,房间也订好了,难得放假哎,不想去外面闯一闯嘛”
什么,你问团员中不去的,不好意思,他喵的,用符咒威胁妖可还行。大清早啊,妖也有妖权的好伐,你是道士你了不起哦。
马振桓一想好像也就告诉过易柏辰来着,还未开言,易柏辰率先走了过来低着头认错
“马马,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想出去跟你玩,我怕你不同意” 可以说那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马振桓一看就这样,自是不好说什么。 “没关系那,以后想跟我出来玩说一声就行了,以后不许这样骗我哦”
团员内心是崩溃的:Evan你这样迟早要被拐的,你造吗易柏辰这个你死双标,感情居然有两副面孔。
就这样,spexial愉快出门玩耍嗨皮去了,然而万万没想到才第一天易恩就整出事来:
酒店里,易柏辰“低落”领了钥匙,很有诚意道歉到“对不起,我少订了一间房间,可能有一个人要出去谁”
团员冷漠无情看着急得团团转转小孩
“哦,要不就你去别的宾馆,现在应该还可以”
“怎么可以这样,我才刚满18哎”
“真是的,不看清楚就瞎订,现在正好给个教训”
……
马振桓正准备回宾馆,看在情况,无奈说道
“要不,易恩,你跟我一个房间吧,反正寝室一是一起的,还有你真是的,房间还能少定一个”
“好哎,还是Evan,你最好了,团员都是坏蛋”
究竟谁才是坏蛋啊(¬㉨¬)
团员望着远去的背影石化 ,这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过Evan可能忘了,他定的是单人间这个事实。
酒店客房的典雅装饰,温暖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不过这依然改不了他是单人间的事实。
Evan蒙蔽看着布局,转了转头“易恩,你其实可以出去定个酒店吗”
易柏辰看着布局两眼发光:好哎 ,可以光明正大挨着马马睡觉呢。
“马马,你忍心嘛,我才18哎,外面好黑,我怕,公司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后面两个字带了一些颤音,成功让马振桓放弃挣扎。
天气太冷了,易柏辰洗完澡后出来就看见,白色的床上被九尾圈在其中的妖,仿佛陷进去一般,其中一条月白色尾巴正敷衍的擦着头,手上整全神贯注看着手机,不知道看见什么,脸上钻出甜甜的两个梨窝,实在可爱得紧。马振桓看见愣在门口的人歪了歪头“你洗好了,那就早点睡吧”

易柏辰回过神走了过去“马马,你的尾巴看起来毛茸茸的,好好玩哦,我可以摸吗”
马振桓放下手机看一脸好奇的小孩,一笑“好啊,摸吧”
易柏辰小心翼翼揉了揉那团月白色的尾巴,软软的,像绸缎似的。
嗯——马振桓尴尬从易柏辰手中抢过尾巴,背过身去“你,你乱摸什么,明天还要出去玩,睡吧”
易柏辰看着满脸通红的马马,一笑,熟练搂着马振桓的腰乖巧睡过去:
原来狐狸尾巴敏感点是真的,不妄我天天上百度,马马呻吟也好好听哦,还想听。又里拐媳妇更进一步了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