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弃子泪(中)


世子蹇×王爷齐
天玑侯在世时,天玑正是最强盛时期,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昌盛。天玑世子出生时,母亲便重病缠身,不过几年就与世常辞。
齐之侃还是走了,蹇宾没有去送他,因为他的父候此时刚好仙逝而去,父候走时看着他“如果没有你,你母亲会不会还在这里 ,也罢好好守护我的江山,阿侃不能与你一起,你放过阿侃吧,他是你母亲唯一的弟弟了,求求你,……”到最后什么也没有留下,只留下沉重位置无限责任给予他。蹇宾看着床上已经闭眼的人,自嘲一笑“呵,也是,我只是天玑的一个继承人。如我不是母妃所生,大概我就不在了吧,你总说你爱母亲,可是你的爱却害死他,身为人子,身为天玑的王,本王只当守护好我的江山”自母候仙逝后自己就被遗弃寝宫中,每天学习如何成为一位好的君王,只是想看一看父候,可笑,实在可笑。蹇宾突然被拥入一个人怀中,“阿蹇”蹇宾依靠熟悉怀中,突然觉得很累“小齐,你怎么回来了,,”齐之侃开口回答“对不起,我想来看看你的”“你还是要走,也对,你早就可以走了,你走吧,我不会去送你”蹇宾睁开眼,那双眼睛已经在无流光闪动,齐之侃心疼抱住蹇宾的腰“阿蹇,对不起……”
第一次看见齐之侃时,蹇宾正被人按着地上打,只因为所谓的要蹇宾挣脱这群人,还击回去。可是蹇宾更本没有回手的能力“世子殿下,对不住了”武场中一阵一阵拳声“住手你们怎么多人欺负一个,不要脸”这是蹇宾第一次看见齐之侃,阳光下,眉宇之间透着皆是稚气,可也确实带着属于齐之侃的自信,天生皇族骨子里自带的自信,但并不给人一种压力,如星辰灵动的双眼好似无底深渊,令人心生畏惧……
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皆是月白的帐幔,暮色微凉。床前束有一只凤玲,“叮铃……叮铃”随风轻摇发出悦耳的声音。蹇宾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腿疼得厉害,而床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窗外皆是一片朦胧之景。不时也有小婢穿过,脚步声极轻,谈话声也是极轻。一阵若有如无香气铺面而来  蹇宾这时才发现这不是自己寝宫,耳边传来倒水声“你醒了,他们打你骂你,你为什么不反抗要不是我,你该被活活打死了”
蹇宾抬头不适看着眼前这位的笑容满面的少年“你谁啊”
齐之侃把手中茶杯递了过去“我吗,我姓齐,是你王叔哦乖,叫一声小齐叔来听听,小世子”
蹇宾越听越气,立刻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竖起来浑身发抖,脸色憋得泛红,本来就圆圆的桃花眼瞪更圆,紧闭的嘴唇发出一个字“滚”齐之侃揉了揉鼻子“真凶,我好心救你,你名字不告诉我吗,而且以后我可是你夫子哎”齐之侃无奈摇头,“蹇宾,我叫蹇宾,行了吧”蹇宾紧捏着水杯。
“呐,我给王兄说过了,这几天你可一以住我这里,给你”
蹇宾看着递过来的糖葫芦不解歪着头“这是”
“给你呐,但是你要把药吃了哦”蹇宾突然噗嗤一声笑“好”
“世子,今日身体不适,当休假半日”
“阿蹇,走吧,一同出城完如何”
“小齐,我穿这身好不好看,可有王相”
“阿蹇,自仪容尊贵至极,是吾看过最有王相之人”
似乎与小齐在一起什么时候变什么不用想,大概在这种冷漠的宫殿内也就只有小齐还愿意不断哄着蹇宾吃药,帮着蹇宾瞒着父候出去玩,蹇宾也更加愿意更在小齐身边调戏小齐云云,很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
去年元夜时,月上柳梢头时,蹇宾正躺着齐之侃怀里享受着独有小齐为自己服侍“小齐,为什么我从前不知道你呢”齐之侃一只手喂着蹇宾葡萄,一手揽着蹇宾细腰“阿蹇,你想知道吗”“想”
从齐之侃哪里,蹇宾才知道齐之侃确实是自己王叔,是自己母候唯一的兄弟,他的母亲在生他时难产,父亲害怕他幺折, 在大概他三岁就听信道士的话送他去学武了,之后再自己母妃生自己时被接回,再加上自己永远在自己寝宫不知道也正常。只是可惜没有早遇见小齐,之后也遇不见小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