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师父父,我欢喜你

(反正极度ooc,下一周太忙了,应该不会更文,所以更一篇当补偿(*°∀°)=3,)
蹇宾是仙界中茫茫神职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仙君而已,在这里美如梦境天界与他无关,神通广大的仙君也与他无关。他只是与他的小师父有关。
他的小师父很厉害,外貌也是一等一的好看,天上的仙君皆敬重与他 ,因为师父是天生的将星。 第一次见师父时,蹇宾还是一只剑仙,那时蹇宾还不是蹇宾,他那时还是叫却邪来着,凭日里置放天上兵器地方并不常有仙家来。所以蹇宾每日每夜在此昏睡,。 等蹇宾再次醒来时,屋内环境已经变了,眼前只有一个人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气势,然却长着一双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像花瓣一样的嘴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小却邪,做我徒弟如何”
“好”蹇宾,不却邪发誓当时绝对不是因为被师傅美色所迷惑才答应的,绝对不是。
从看见师父第一眼开始,蹇宾就知道自己喜欢自己师父,蹇宾认为只要每日可以看着师父在练剑,看着师父看书,调戏自己木讷的师父就可以了,但是师父为什么总是无时不在反撩自己啊威。
“师父父,为何我要化为人形啊,我不是剑灵吗?我穿这身好不好看”
“因为我想无时无刻看着我的阿蹇啊,阿蹇穿这身自然是尊贵之极”
“师父父,你为什么知道我在喊你啊”
“因为阿蹇敲了两次桌子,频率一样所以我知道阿蹇在喊我”
“师父父,心里对我是不是颇为失望”
“不怪阿蹇,是这个口诀太难了,换一个学吧”       ………… 额,这不是那个严肃的小齐师父,不是,。不过师父你撩了徒弟不负责哒。前文说过自家小齐师父可是一等一好看。于是人自然有很多仙人上门结交,师父每次都会是委婉拒绝的了,但是今天出现殿前的一个美人,虽只着蓝色锦袍,却也容貌俊美非凡,小齐也是立刻同意了,师父你变了出门居然不带徒弟。
陪伴师父千年时间眨眼间就没了,看着殿外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阿蹇抚摸着殿前的桃花树,委屈想到“大概以后这里将会再住进一个人吧,真是嫉妒啊”
齐之侃回到殿中时,约莫已过半日之久,走进殿门时小齐看见自家徒弟极其慵懒躺在桃花树下,,温润如玉的手轻捏着白衣,黑发散开却不失凌乱,平添了几分魅惑之气,衣带松垮的系在腰间,仿佛随时一扯便会散开一般,微皱起眉似有不满一般,正为自己上演了一副活美人睡觉图。
齐之侃轻轻扶上眉叹口气:怎么又不高兴呢。蹇宾却突然睁开眼既看见自己师父伸过来的手,微微一偏头,赌气开口“师父,你的美人师娘呢”
小齐顿悟,明白自家徒弟吃醋了,齐之侃背起起自家徒弟颠了颠背后的人笑眯眯说“美人师娘我没有,但是美人徒弟我到有一个,不过我不给”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