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遥海

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佛口蛇心

ooc到极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就丢出来试一下的。
娱乐圈就像一只披着华丽面具魅惑人的精怪,它总是能让人浮想联翩,让人觊觎它的光鲜亮丽,让人为它疯狂。
如果说娱乐圈是精怪的话,那黑道就是为精怪提供面具的恶魔,在你眼中黑道或许你认为是为非作恶,欺压、称霸一方联系起来。然黑到黑白不分的境界了,这叫黑道。这才是黑道。
初见时的惊鸿一瞥,再见时的兴致盎然。这是易柏辰于马振桓。 易柏辰与马振桓之间并没有多浪漫,却在易柏辰那是唯一的浪漫。
黑夜里, 酒吧的夜景让人眼神迷离, 易柏辰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烟与美酒的味道混杂在空气里,耳边混杂是兄弟的劝酒声与各种人的搭讪,
“易恩,失恋而已,何必呢”
“易恩,一杯解千愁,今天兄弟陪你喝”
“那种人,就根本不值得你喜欢” ………… “呵,失恋啊,他恨我,怨我,可我依然喜欢他,这算什么失恋呢……”
舞池内依旧是灯红酒绿的,,在这间热闹非凡的酒吧,也就只剩下了这喧嚣而已。 而马振桓似乎就是在喧嚣唯一的清风明月,莫名的闯进易柏辰的心,又莫名逃走。 那时易柏辰被家里养得好,逃学摸鱼泡妹子,这些中二时期该做的事他一件没拉下,本来应该一直如此。
然在高三时期,发生一件事,这件事却也改变了易柏辰的一生,那时候易柏辰杖着家中有钱,目中无人,整日打架,论长相,易柏辰的相貌在同龄人中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好看,但至于所谓的贵公子形象却是与他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要说是小痞子到还合适
。 spexial是可米公司不算出名团体,虽然团员颜值都很高,什么类型皆有,,却无人敢打这个团体半分主意,因为只要有团长这座靠山在,后台自然是不言而喻,。 易柏辰的父亲为了帮会继承人,自是不愿儿子如此自甘堕落 把他丢给副帮主也就是团长管教,而第一次见马振桓时,也正是如此,易柏辰可为十分狼狈。 不服从安排的自然是离家出走,或许凭日嚣张惯了,所以招人棍棒伺候也成了理所当然,没有小弟,什么也没有。
幽暗的巷子里,人走完了,易柏辰也是惨遭毒手,,修长的手上一道深痕,皮裂开了,可以看到里面粉红的肉色。太疼了什么也动不了。
在 昏昏欲睡中,第一眼看见了马振桓,过长的头发型遮盖住大半部分的脸,可却也挡不住剑眉下那对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你没事吧,那个就我已经给你打了急救电话了”
易柏辰很想问问他的名字,干嘛多管闲事,更想告诉他自己是谁,但太累了。好像知道他是谁。 “Evan,你在干嘛”
马振桓那时还是在大三,年少无知,总想着证明自己,在国外,马振桓长相还好,说的好听点叫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说的难听点就是一副小白脸样,再加上他身材高挺,所以他选择参加比赛,被公司看见,於是很快就和公司签订了合约。只不过他的运气不好,签完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到底还是个没有社会经验的小子,各种压迫不平等条约,而且一签就签了好几年还不能违约,否则等著他的就是那一大笔违约金。而自己父亲显然乐意看自己受一点磨练,所以并不帮自己。
马振桓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Teddy,那个,就这里有人受伤了”“马振桓你真是又烂好人了,不怕这人以后缠住你,快走吧,急救车也打了”后来Teddy这句话可真是一语成真。
易柏辰醒来后,才知道打他的几个人已经死了,而宏正来时只说两句话 “易柏辰,疼吗,可你还手权利也没有,你就是个废物而已” “你想找人,我可以帮你,但是条件就是看你表现”经过这件事后,很显然 易柏辰这句话是听进去了。这就是初见。
“你好,我叫Evan,很高兴与你做团员”
“你好,我叫易柏辰,我可是你的粉丝哦”

评论

热度(6)